<nav id="g4uis"></nav>
  • <xmp id="g4uis"><menu id="g4uis"><code id="g4uis"></code></menu>
  • <menu id="g4uis"><strong id="g4uis"></strong></menu>
  • <xmp id="g4uis"><menu id="g4uis"></menu>
    <nav id="g4uis"></nav>
    注冊

    劉永好的新“財思”與新希望 當金融和科技遇見傳統農業產業鏈

    2020-08-20 09:12:47 21世紀經濟報道  包慧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農牧業一向掙的是辛苦的慢錢,但風水輪流轉,2019年豬肉價格的瘋狂飆升,迎來超級強周期。新希望2019年生豬養殖營業利潤暴增8712%,2020年因為疫情和瘟疫,豬肉價格接著暴漲。這讓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決定不下調今年的增長指標。

      8月4日,劉永好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慧見》欄目獨家專訪時稱,為耕者謀利,為食者造福,讓中國農牧企業躋身世界農牧行業前列,就是新希望集團的“新”希望。

      劉永好身上沉淀了鮮明的時代烙印,與共和國同齡,做過知青,與改革開放同步創業。在80年代初,他和兄弟們白手起家,開創了一個農業帝國。之后,他又把金融和科技引入了傳統農業產業鏈,利用資金杠桿撬動養殖市場,從單一的飼料加工延伸到產業鏈上下游的各個角落,試圖建立一個從農戶到渠道的產業鏈新模式。

      疫情后新增300億投資

      《21世紀》:創業初期,你自己動手做了不少生產設備,在正大就看了一眼進口顆粒機回去就做出來了,這奠定了你最重要的商業理念:成本控制,F在還這么認為嗎?

      劉永好:到現在我還這樣認為,我學機械,對機械很敏感。小時候吃太多苦,知道要節約,到今天我們還是比較節約。

      《21世紀》:新希望今年受疫情影響有多大?

      劉永好:疫情影響主要在一季度,很多養殖戶都受影響,二、三季度逐步好轉。去年計劃今年銷售額和利潤都要增20%,一開始覺得完不成,年初因為非洲豬瘟導致豬肉價格暴漲,市場非常好,加上農產品是剛需,所以決定不下調目標。今年,我們銷售利潤、稅收和用工都會有20%甚至更多增長。

      《21世紀》:疫情是否會讓公司更保守,停止擴張?

      劉永好:不會。我們一年要生產400多萬噸肉蛋奶產品,都是老百姓的剛需,關系民生,不管什么情況下人總要吃飯。由于非洲豬瘟等原因,再加上疫情上半年我們毛豬存欄量大幅降低,最低下降了40%,導致豬肉暴漲,比正常年景上漲了一至兩倍。為了老百姓 “豬肉自由”,我們在今年逆勢擴張,將增加300億投資,還要新增超過2萬人就業。

      《21世紀》:新增300億投資來源于哪里,投向哪里?

      劉永好:資金來源于多年積累,創業38年來沒哪年不盈利,去年也盈利80多億,今年繼續保持了較好的盈利,國家也給了些支持,包括低利率的防疫專項貸款和產業補助等。我們也發了公司債、企業債,進行了增發。今年貸款利率普遍下降1%左右,三年期的債券年化只有三點幾。

      《21世紀》:從中央到地方都出臺了很多救助企業的措施,你有什么建議?

      劉永好:我們有10萬員工,光社保減免都接近4億。但我覺得經濟要復蘇,更多還是要靠企業自身努力。像我們這樣的企業資金壓力不會那么大,中小企業更大。銀行要看三年財報的,看抵押物,疫情期間一些服務性企業大半年沒開張,希望國家要支持實體企業,特別要支持小微企業。因為他們是解決就業的主體,也更困難。

      《21世紀》:經過這次疫情,很多民營企業都在反思自己的商業模式,民營企業該怎么辦?

      劉永好:疫情期間我做了調研,回收近7000份問卷,反映集中的是資金困難、稅收偏高、企業該不該裁員。我的建議首先是保就業,有了就業,就有了民生,有了消費,有了一切的基礎。國家可以對每增一個就業給些政策支持等。

      疫情客觀來講是天災,四川的企業沒辦法,全國的企業沒辦法,全世界所有企業都沒辦法。一個警示是:順時要考慮逆境,手有余糧,心里不慌,杠桿不宜太高。第二個警示是要有Plan B,主營受到影響還有其他手段來對沖。

      


      劉永好言,為根者謀福利,為食者造福,就是新希望集團的“新”希望。視覺中國

      對民生銀行和新網銀行的期望不同

      《21世紀》:你是民生銀行的發起人之一,為什么又聯合雷軍籌建了新網銀行?

      劉永好:(上世紀)90年代銀行不給民企貸款,所以我在全國工商聯主席會上提出建議,由全國工商聯牽頭,由民營企業家來投資組建商業銀行,民生銀行作為中國第一家由民營企業投資發起的民營銀行在1996年成立了。

      24年來,民生銀行資產接近7萬億,這么大體量要做創新、做變革有難度。我想成立新銀行嘗試科技金融,于是就找到小米和紅旗連鎖聯合發起新網銀行,去年在管信貸資產規模已過千億。

      新網銀行依靠科技來服務在普通銀行無法獲貸的從農村進城的年輕人,在農村的農戶、新型農場主,規模都很小,沒信用記錄,沒抵押物。新網銀行不要擔保,不要抵押,也不看三年財務報表,就依靠大數據和智能化,新希望還成立了金融科技公司專門來做這個事。

      《21世紀》:你對民生和新網銀行都有什么期望,對民生銀行有什么不滿意?

      劉永好:新網銀行想走科技金融、普惠金融的道路,民生銀行已是中大型銀行,現在發展正在過難關,正在邁步子。最近我還一直在增持民生銀行。

      民生銀行發展到現在,成就是顯而易見的,也存在不足,比方說在法人治理結構上可以更完善,在激勵和約束體制上還要下功夫,要敢于善于激勵優秀的人,干部可以更年輕化等。但不同股東對銀行有不同的看法。

      《21世紀》:新希望有自建電商平臺的打算嗎?

      劉永好:我們現狀是主要依靠現有的電商平臺,而不是自建。網上銷售是潮流,年輕人都在線上消費,要適應新格局。怎樣把肉、蛋、奶產品賣給全國老百姓,不能單靠過去傳統的一級二級三級批銷體系。不同子公司都組建電商銷售團隊,在培養相應線上銷售體系,把線上和線下結合起來。

      《21世紀》:創業38年來你開疆拓土,新希望從單一到多元,你如何看待多元化和轉型的焦慮?

      劉永好:我希望新希望集團也有新的希望,新希望主體是做肉蛋奶產業鏈的,新希望六和是中國最大飼料生產企業,也希望成為全球最大飼料生產企業。我們養豬,也養雞、養鴨,另外屠宰肉食品加工,中央大廚房的建設,冷鏈物流基地的建設,還有商品市場的建設,接下來就是線上和線下一體化營銷體系的建設等,這是我們的主業。我們70%以上利潤來源主業。新希望六和去年50多億稅后利潤也主要源于飼料養殖產業。

      《21世紀》:從飼料行業橫跨到金融背后是什么邏輯?

      劉永好:對民生銀行只是財務投資,并不主導。新網銀行是為我們主業產業鏈的上下游服務,比方說養豬、養雞的養殖戶和經銷戶。我們還成立了新希望金融服務公司,兩者結合為養豬戶提供金融服務。

      比如說養豬戶在我這買飼料,以前要通過經銷商提供一定貸款賒欠服務,F在打開手機APP一鍵就能買了,通過我們的物流送到養豬場,缺錢也能一鍵獲得融資,甚至一鍵銷售,比如跟屠宰場聯動,扣除借貸剩余的錢再給他,這樣的產業鏈金融是為主業在服務。

      農村金融是很大的產業,還有相當市場空間。這些養雞戶、養鴨戶、養豬戶,農村進城的青年,農村小商戶沒有財務報表,沒有可抵押的資產,我們試圖通過金融科技的能力和手段服務他們,這是我們做金融的初衷。

      《21世紀》:公司的互聯網小貸,跟新網銀行有沖突嗎?

      劉永好:我們互聯網小貸公司主要做農村養殖戶、種植戶的業務,新網銀行更多的是做農村進城務工青年的業務。兩者客戶群體不同,貸款規模也有顯著差異,前者平均貸款額度有三五萬,而后者大概是三四千。

      人和公司都會犯錯,最后悔錯失投資阿里

      《21世紀》:公司在實業和投資領域都收獲頗豐,未出現重大戰略失誤的秘訣是什么?

      劉永好:每個公司都會犯錯,我也犯過不少錯,只不過大家沒看到,知道犯了錯誤就去改,我覺得這更重要。

      《21世紀》:你犯過的最大的錯是什么?

      劉永好:有的人叫錯誤,有的人叫丟掉了一些機會。2011年集團銷售已接近800億,到2013年還沒破千億,我們就研究為什么。有人說民營企業的機制比較好,活力比較足,但在創業初期,公司規模小,所有事老板都得清楚。這時,公司機制活一點,就算一言堂都沒問題。因為效率最高,利益和風險都壓在他頭上。

      當企業有數萬員工,在全球布局幾百家工廠,管理半徑變大后,民營企業也要轉變新機制。于是,我們開始大量推行子公司合伙人機制,讓主要管理者成為股東,把他的利益和公司利益捆綁起來。到今天,新希望集團旗下已經有100多家合伙人企業,400多個合伙人。

      《21世紀》:你最后悔的是錯過了什么機會?

      劉永好:2001年,我受邀到日本大阪中日經濟研討會上做關于中國民營企業的主題演講。當時,我發現,坐在前排的一個小伙子,個子矮矮的,形象長得很特別。他聽我講完后走過來說:“我姓馬,我的公司叫阿里巴巴……”

      那時,阿里巴巴剛創業只有一年,正好碰到2001年互聯網泡沫破滅時期。他希望我關注互聯網,希望我能在電商方面做投資,我對這個小伙子印象特別深,對阿里巴巴印象也很深,但后邊我沒投,這是個很大的失誤。

      《21世紀》:當時的判斷失誤在哪里?

      劉永好:現在回過頭看是不夠敏銳,知識面不夠,沉浸于飼料業,成天考慮怎么把產品賣給農民。這也對,但我們應該跳出這個圈,看更多的事。既要埋頭拉車,腳踏實地把養豬做好,養雞做好,還要抬頭看路,更要不時抬頭看天,看行業發展的方向,看經濟社會的走向。當時,不管是哪個方面,新希望比阿里巴巴都要強多了。但是,今天以阿里巴巴和騰訊為代表的互聯網企業,已經成為中國經濟最重要的代表了。

      我們錯失了互聯網的機遇,不能丟掉未來10年20年工業互聯網帶來的巨大的變化,這就是我總結的教訓。我們三年前就加大了信息化、數據化、智能化投入,之后好處大到我都沒想到。比如今年初,非洲豬瘟猖獗,中國有30%-40%的豬沒了,但我們損失不到10%。這就是因為我們養豬的智能化程度比較高,能在很大程度上減少非洲豬瘟的感染率。

      《21世紀》:業內對新希望的質疑多集中于多元化和主業盈利能力方面,投入科技可以提高盈利能力嗎?

      劉永好:科技提高主業盈利能力僅僅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提高你的生存能力、創新能力、發展能力,當有一天你發現再怎么努力都沒用的時候、人家遠遠把你超越的時候、你被淘汰的時候,你就會后悔早幾年應該怎么樣,我覺得這就是科技的力量。

      《21世紀》:公司在今天的體量你覺得還會死嗎?可能是什么原因?

      劉永好:每個生物都會死掉的。人的生命只有百年,中國的百年老店不多的,數一數不會超過100個。我們提出要創造百年老店,靠什么?我們快40年了,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傳承好。所以說,五新理念中新青年尤為重要。

      談農業和電商:后浪要向前浪學習

      《21世紀》:靠一個人的資本原始積累,從千元到千億元人民幣,你用了38年,但拼多多的黃崢靠一群人的資本,從一個想法到千億美金市值,只用了5年。心里會不平衡嗎?

      劉永好:農業難做,利潤低,風險高,不單市場風險,還有自然風險,政策風險,怎么辦?我們不能用傳統的方式去做,由年輕人去做就顯得尤為重要。社會在進步,在發展,總會是一代超過一代。

      當我作為前浪被沖在沙灘上的時候,我由衷地為后浪們感到驕傲。這其中也有我的女兒,還有黃崢這樣的優秀企業家,這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未來所在。我也非常關注這些年輕人,一直在跟他們交流,覺得這是我該補的課,希望差距小一些。

      《21世紀》:你也經常跟后浪進行對話?

      劉永好:對,經常跟后浪對話,這是我給自己定的目標,就跟后浪們在一塊交流,討論學習、溝通。黃崢是我女兒劉暢最好的朋友之一,他們經常在一塊聊天,年輕企業家優勢在于學新東西,比如互聯網、電商、數字科技。

      前兩年,一批互聯網“獨角獸”們組團去國外考察,請劉暢參加,劉暢說“我爸也想參加”。結果,我就參加了這些80后90后組成的獨角獸考察團,跟他們在一塊學到很多,我知道了他們在想什么,他們討論的問題我也聽得懂。

      《21世紀》:你的財富是靠企業盈利積累來的,黃崢的財富是靠企業的估值上漲來的。你靠市場,他靠資本市場。拼多多和新希望市值差距很大,如何評價這兩種不同的商業模式,存在哪些優劣和對錯?

      劉永好:我們從事的基礎產業,肉蛋奶產業是傳統農業的一部分,我們已經做得相當不錯了。你看劉暢做新希望六和的董事長,市值從將近300億上下變成現在1400億上下,我覺得她做得非常不錯。

      電商是個新興的業態,在中國僅有10多年歷史,而最近幾年,大家都覺得電商的紅利已經見頂了。但像黃崢這樣的年輕人,從基層入手,農村包圍城市,用低廉的價格和服務來贏得了市場。

      《21世紀》:那你內心有不平衡嗎?

      劉永好:我覺得我不存在平不平衡的問題,我更重要的是認同他們,學習他們,希望我們更多的年輕人像他們一樣,中國有更多一些像拼多多的企業。

      《21世紀》:你創業時中國的經濟體制正處于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的轉軌之中,作為與中國改革開放共同成長的民營企業家,你的人生哲學和經營哲學是什么?

      劉永好:大部分人的智慧、能力天生都差不多,更多靠后天的學習。我特別有好奇心,學習能力蠻強。另外我心態好,遇到再大困難晚上一樣睡覺,一樣能吃飯。不會因為誰做得很好,遠遠超過我就心里不平衡。我覺得應該通過競爭互相學習,友商首先是友。不要把友商看成敵人,所以我敵人不多,就能安心睡覺,好好吃飯,這也是我身體好的原因。

      談女兒:“劉暢進步很大”

      《21世紀》:你是怎么培養女兒為接班人的?

      劉永好:劉暢是我的女兒,她也是集團新青年計劃中的一員,經過7年鍛煉后才讓她擔任新希望六和董事長,還請了陳春花老師做聯席董事長帶了三年。

      劉暢進步很大,她以前不喜歡飼料,喜歡時尚,說養豬臭臭的,臟,F在,她變成養豬專家,能夠熱愛這份事業。其實不管養豬,做時尚,做互聯網都是一樣的,商業不分貴賤。

      一般的二代傳承都去做投資、做互聯網、做金融這些事,但我把農業最大一個公司交給劉暢,而我去學習和做新東西,我做互聯網金融,做新網銀行,我樂得跟年輕人在一起。

      《21世紀》:回顧創業38年來的經歷,如果有一個機會讓你回到過去,可以改變一件事情的走向,你會回到哪一年,想改變什么,為什么?

      劉永好:穿越的機會可能在我身上沒了。100年以后或許科技進步了可以穿越。假如說用我現在的智慧穿越回到過去,我還是喜歡做農業,盡管它慢一些,苦一些,我覺得堅守這里是對的。

      《21世紀》:你認為外界對你和公司最大的誤解是什么,現在的新希望和過去比有什么改變?

      劉永好:很多人認為我們是生產飼料的。對,我們是生產飼料,養豬,養雞,但也做肉食品加工,做冷鏈物流,做產業鏈。通過智能化的再造,使養殖業上了新臺階,我們做現代農業,做智慧城鄉。不同在于現在的新希望更注重對年輕人的培養,更注重科技投入,更注重成為一個學習型的組織。

      談財富觀:吃穿用度30年沒怎么變

      《21世紀》:你如何看待財富,如何管理個人財富?財富對你而言意味著什么?

      劉永好:其實,說我有錢,我沒這種感覺,因為我現在吃、用、穿等和10年前、20年甚至30年前都幾乎一樣,不比員工們好多少。但我覺得這種平常的生活挺好,這樣我能睡得著覺,也是保持青春活力、身體健康的源泉。

      我也不買好車,也沒有飛機,也沒有什么名牌,我覺得人家喜歡豪車私人飛機也沒問題,對拉動消費有好處。但我覺得,我應該把這個資金用在多養豬,養好豬,讓老百姓能夠吃得上豬肉,實現豬肉自由上。

      我們企業家的本質是什么?生產產品創造價值。讓我自己的生活,員工的生活,消費我們產品的老百姓的生活,都過得更好。只有大家都過得更好,才有能力消費更多的產品,推動經濟的進步和發展。

      《21世紀》:上一次在公司發火是因為什么事情?

      劉永好:辦公室裝修多花了好多錢,我狠狠地批評了他們:為什么要花那么多錢,為什么要裝修?現在疫情經濟下行期間,國家都過緊日子,企業更要過緊日子。難道今年我們盈利多了,就可以亂花錢?那是不行的。

      《21世紀》:你是過了而立之年才開始創業的,對現在越發年輕的創業浪潮中的“后浪”們,有什么建議和忠告?

      劉永好:認真學好本領,或者在公司好好做,發現機會創業都可以。不要怕失敗,失敗了算什么?你還有兩只手,還年輕,去送外賣都能活下來。但是,就算是送外賣,你也要比別人送得更好。

    (責任編輯:趙伊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五月丁香色播永久网站,有码 自拍 日韩 中文 在线,欧洲美妇做爰免费视频,曰本a级毛片无卡免费视频